http://www.hefeicuizhai.com

000501股吧:企业做到百亿规模,老板却愁着卖公司,中国老板的集体焦虑怎么破

焦虑在这些人中间蔓延。

办企业已经十几年的雅迪控股董事长董经贵,早些年曾有一段时间恨不得卖掉自己的工厂——他的企业正在被汹涌而残酷的价格战逼到墙角,下一步就是悬崖。

飞鹤乳业董事长冷友斌那几年的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,一直坚守品质的他依然陷入了企业增长乏力的困局,更要命的是行业里的外资品牌,此时伸出了一只巨大但又看不见摸不着的手,伸向的是自己的脖子。

他们只是代表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2016年的一份调查显示,那一年企业家普遍认为自己的企业,面临的困难和挑战较大,并且实体经济尤其突出。其中将近七成的受访老总认为自己所处的行业已经产能过剩。

国泰君安的报告称,2015年上市公司年报业绩预告,显示A股整体业绩持续下滑。同时如果我们对A股上市公司2016年的年报进行统计,在当年2195家上市公司中,有364家净利润增速低于一成,并且还有1009家公司2016年度净利润同比下降。

还有人统计发现四成上市公司一年利润够不上北上广深一套房,甚至还出现了上市公司卖房保业绩的现象。

数据是冰冷的,但这个案例却让人心酸:辛苦创业二十年,号称没有关过一家店的大润发,在击败了包括沃尔玛、家乐福在内的所有行业对手,最终却难逃被收购的命运。

创始人黄明端留下了一句令人唏嘘的话:我战胜了对手,却输给了时代。

时代?这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?

“这是一个大竞争时代。”君智竞争战略咨询董事长谢伟山曾在2019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夏季高峰会上说道,在大竞争时代中,那些即使已经在商战中摸爬滚打多年的老板,依然难解“增长乏力”之困。

000501股吧:企业做到百亿规模,老板却愁着卖公司,中国老板的集体焦虑怎么破

01

价格战的根源:相互模仿、战略趋同

没有人比企业家自己更了解自己企业的“病情”,但他们未必是第一主治大夫。这在全世界也一样,于是才诞生了咨询行业。

上世纪二、三十年年代,美国经济进入了大萧条时代,芝加哥大学教授詹姆斯•麦肯锡把对会计学的高度热情转移到对管理咨询理论的研究上,他觉得一定要以科学的方法来帮助美国企业提高他们的水平。

但真正将咨询行业带向繁荣的是——时代。

二战后,人类社会进入了一个经济高速增长期,各种新技术、新模式层出不穷,也带动了商业知识的不断更新迭代,并推高了企业的竞争力。而跨国公司的出现,则让咨询公司有了全球化的视角和经验。

这也很好理解,正如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。军人出身的董经贵,面临的难题事实上早已被全球竞争战略之父迈克尔·波特所看破。

波特最早是在研究了大量的日本企业后得出的结论。1970年到1980年间,日本企业正如日中天,但波特却认为日本企业的竞争模式难以为继。

他不无担忧地说:“相互模仿,战略趋同,导致众多企业在同一起跑线上赛跑。这很容易导致价格战这样的恶性竞争”。后来,日本企业集体黯然失色,这恰好验证了波特的担忧。

类似的问题出现在了不少中国企业身上,董经贵的雅迪就是其中一个。

2015年初,被绑在价格战战车上的雅迪,在行业的激烈竞争中,市场份额被挤压,经销商开始军心不稳,大量车型出现亏损,运营动作飘忽不定,“很难受,难受到什么情况呢?不想上班,甚至想把企业卖掉,也卖不掉。”董经贵回忆说。

02

百亿企业:中国企业难以逾越的门槛?

冷友斌的问题看上去更棘手。雅迪靠打价格战,还能维持一阵行业的地位。而冷友斌的飞鹤奶粉,五年前即使是买赠促销也拉不住顾客的心。

“消费者根本不给国产奶粉机会,直奔洋奶粉货架,拿了就走,飞鹤的导购一句话都插不上。”君智咨询团队在零售终端观察了三个月,结果令人沮丧。在2015年,飞鹤和他同类型的国产奶粉,在市场上的占比不到四成。

更可怕的是,在消费者心中,那时国产奶粉基本上与“不安全的奶粉”画上了等号,五十多年坚守品质的飞鹤团队苦于如何才能守住中国宝宝的奶瓶?

被用户抛弃不仅仅是因为产品或者同行的问题,有时候你已经是行业第一了,但市场依然不买账。

波司登,中国最大的羽绒服品牌,曾经也连续多年陷入了窘境——大批年轻人奔向了蒙口或者加拿大鹅及四季服装品牌的“怀抱”, 而不再选择这个曾经的国产羽绒服首选品牌。

社会学家们经常说,时代总会奖励那些做正确事的人。可是在中国庞大的经济体,在成为这个星球上最为瞩目的商业战场后,我们的企业家却感到了巨大的无力感。他们都是曾经的成功者,并也形成了一套自己的经营体系,手下管理着几万甚至十几万的员工。

问题是,他们也并不是那种固步自封的人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